快捷搜索:

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重约1公斤(组图)

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重约1公斤(组图)

经称量,乡政府打下的欠条重1斤9两

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重约1公斤(组图)

发黄的欠条上,签字仍清晰可辨

大河报6月5日报道 698张欠条,1斤9两重,涉及欠款近70万元……开封市通许县大岗李乡的万国生自1992年6月承包大岗李乡政府职工食堂后,大岗李乡政府历任书记、乡长都曾在此饭店签单,有的已经调到别的单位任职,但直到2005年年底,他还有累计近70万元欠款未能要回来,万国生也曾经为讨债多次奔波,但直至今日,落在手中的仍是一堆欠条……

欠条1斤9两重

13年间,乡政府历任书记、乡长都曾在饭店签单

“这些都是当时的欠条。”昨天上午,万国生拿出了自己“珍藏”了多年的欠条。

在摊开的欠条上,记者看到,有些欠条纸张都已经发黄了,就连那些用来别欠条的曲别针有些也都已经生锈了,但欠条上的签字尚清晰可辨。记者发现,其中时间最长的一张欠条标有“1993年3月27日”的字样。

“这些是351张。”万国生将那些已经由有关领导签字同意报销的8沓欠条数了数对记者说,这些都已经经有关领导签过字了,但一直都没能支付给他。“这是347张欠条。”万国生数完另外7沓欠条对记者说,这些是几年前的欠条,但一直都没有领导签字,好在大岗李乡政府有关领导已经口头同意“认账”了。

“1斤9两。”在附近一商户的帮助下,万国生将自己所有的欠条称了一下。

“还有一本没有用完,没有算到一起。”万国生苦笑着说,要是将那些也一起称的话,估计都得有2斤多了。

万国生说,他原本是大岗李乡政府职工食堂的职工,1992年6月承包了大岗李乡政府职工食堂,当时约定不再发放工资,每年上交乡政府2000元钱,食堂除了要保证乡政府职工的就餐外,还承担着乡政府的接待任务。自1993年起至2005年底,大岗李乡历任领导,都以工作宴请为由,在他承包的饭店签单,13年来,共计拖欠就餐费用近70万元。“后来,乡政府一直欠账,承包费用我也不交了。”对此,万国生并不否认。

“直到我2005年年底退休,欠款也没有要完。”万国生说,几年来,他曾经多次向大岗李乡政府催要欠款,原来一年还能给个3万~4万元钱,但随着大岗李乡政府原来的领导有的调到开封市任职,有的调到通许县其他局委任职,要账便更难了,跑得勤了,解决个三千两千的,要的钱还不够还账呢。

要账的常堵住家门

“乡里欠我的,我也只能欠人家的”

“乡里欠我的,我也只能欠人家的。”万国生说,大岗李乡政府一直都没有支付给他钱,他想还欠别人的钱,都无能为力。

“很多都是熟人,一些东西都是靠赊账。”万国生说,以前不论乡政府有啥事情,只要一说安排吃饭,哪怕他欠着外面的肉、菜、烟、酒等款项,也不能让大伙饿着肚子,没想到,到最后,落在自己手中的是近2斤的欠条。

“每逢中秋节、春节,要账的人堵住门。”万国生说,他最怕的就是过年过节,人家都能安安稳稳过个节,他们家却要为应付那些要账的人而头疼。春节前后,乡政府归还给他的5万元钱还没暖热,要账的人就已堵住门了,一天半时间,5万元钱便全部用来还账了。尽管如此,没要到钱的人,还是让他听了不少难听话。

“一直到现在通许县幸福路附近,我都不敢去。”万国生说,因为拖欠人家的菜钱、面钱、肉钱,只要走到那里,到处都是要账的人,而乡政府一直没有还账,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那些要账户。万国生的家人对记者说,不仅万国生不敢去幸福路,就连他的女儿上街都是绕着菜市场走。

每年计划还1万元

“等我将欠账全部要回来,得活到100多岁”

“欠人家的钱这是事实,这个账想赖也赖不掉,但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昨天下午,开封市通许县大岗李乡政府一王姓负责人说,尽管他是2007年1月份才调到大岗李乡政府任职的,但对于乡政府拖欠万国生饭钱的事情,多少还是知道一些,至于到底欠万国生多少钱,还说不清楚。

他告诉记者,目前,由于乡镇经济税收很有限,也使得乡镇包括大岗李乡政府经济都十分困难,不仅拖欠有万国生的账,还有其他一些外欠账,都没有归还。不过,他们已经与万国生协商过了,只要乡政府有钱,就慢慢地还,“到底双方当时是怎么说的,得落实之后才能知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