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如何教会挖煤矿工写代码?美国底层蓝领的职业救赎

Rusty Justice 很少会想起迈克尔 • 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这个人,即便偶尔想到,这个人在 Justice 的心目中也不过是远在天边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大富豪而已。

在 2011 时,远在纽约的亿万富豪迈克尔 • 布隆伯格捐出了 5000 万美元给号召反燃煤运动的塞拉俱乐部,并且后续还给这个环保组织又追加捐款了 3000 万美元。这一看上去很美的善举,却是另一些人灾难的开始。Justice 在肯塔基东部经营着一家建筑公司,反燃煤运动对煤炭行业的衰败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煤炭业却是 Justice 这么多年赖以为生的来源。

当然也许你会说从长期来看减少燃煤使用会对环境产生有益的影响,然而减少煤矿开采对于一个单一资源依赖型地区的经济发展来说却是十分残酷的。在过去的 4 年中已经有 8000 名煤矿工人丢了饭碗,这个数目已经超过了 Justice 的老家派克维尔(Pikeville)小镇整个的人口数量。在人们追求未来使用更清洁能源的道路上,环绕阿帕拉契亚山脉的这些以采煤维生的小镇似乎已经成为了拦路虎。

然而从去年开始,Rusty 对于大富豪布隆伯格的不满上升为了敌意。Rusty 每周六早上要花三个小时看新闻节目。正当他聚精会神了解时事之时,突然看到了布隆伯格发表了一则略带嘲讽的言论:

「你不能指望教会一个挖煤工人写代码。」

在电视新闻中,这个纽约的商业大亨宣称自己对于矿工们的生活因失业而崩溃感到「万分同情」,于此同时他还表示矿工们不太可能经过专业培训而进入到时下美国最为热门的程序员行业中。

「马克 • 扎克伯格说你正在教矿工们写代码,因此他们之后的生活会逐步好起来,」布隆伯格在新闻中对此不屑一顾,「我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你才好,不过这是无法实现的事情。」

此时,这个话题已经不再仅仅是是否要继续开采煤炭那么简单了。如果只是对于燃煤使用的争论,Justice 觉得别人同意或者反对都有其道理。但是现在布隆伯格这种态度是一种不加掩饰的傲慢。

「在布隆伯格的话中包含了对煤炭工人的各种刻板印象,意思是挖煤工人就是不聪明,高级一些的事情就没法做,特别可怜,」Justice 对此愤愤不平,「这就好比在公牛面前挥动红旗,是赤裸裸的挑衅。」

Rusty Justice 认为自己对于矿工们的了解可比电视上这个纽约的可笑大富豪多得多。他想要用实践 去证明布隆伯格说错话了。

失业的矿工该往哪里去?

采煤业之于东部肯塔基就好比科技业对应硅谷,采煤业在当地提供的就业岗位最多、薪水最高,该行业是促进当地其他行业发展的杠杆。每一个采煤业就业岗位,可以创造出另外三个半的其他行业工作机会,这就意味着如果采煤业停滞不前,整个地区经济都会受到影响。与煤炭业相关的就业岗位种类繁多,包括了机械制造商、机械工程师,火车调度员、煤矿安保人员、当地酒吧的调酒师以及家庭经营杂货店里的收银员。在派克维尔镇上,唯一一家与煤炭业没有什么关系的大型企业就是为家乐氏公司生产蓝莓果塔饼干的加工厂。

Justice 从来没有想到采煤业的衰败会来得这么突然,状况会如此糟糕,然而事情还在进一步恶化。美国环保署的空气清洁条例要求发电厂都转而使用天然气,对于露天开采煤矿将采取更加严厉的监管,这使得一系列城市、大学以及国家养老金计划都开始将自己与煤炭业剥离。

Justice 认为 Uber 对于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冲击类似于煤炭业在这种环保大潮中所受到的冲击。考虑到一些煤炭公司在过去 5 年中的股价已经蒸发了 95%,因此煤炭业比传统出租业所遭受的打击更胜一筹。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作为中产阶级的肯塔基地区挖煤矿工一年可以挣到 6-8 万美元,他们靠工资付房贷,买了自己的钓鱼船与卡车,还供着好几个打扮一新的孩子去参加篮球训练。如今这些矿工挤满了上千家失业救助办公室,登记下自己的名字希望能够得到帮助。

美国联邦政府在过去 2 年中对煤炭产业集中的地区投入了将近 2300 万美元,希望能够促进过去单一的采煤经济向多元化发展,并且用这笔钱重新培训矿工让他们能够从事诸如宽带安装这样的工作。但是直到该地区重新出现一批高薪的岗位,大多数前矿工仍然会在失业中挣扎,勉强依靠低薪工作维生,不得不搬家离开,或是留在原地惶惶不可终日。

无论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之前的老一套工作模式是不管用了。

矿工有可能变为程序员吗?

在 Rusty 与 Lynn 参观列克星敦科技孵化器 Awesome 公司的时候,他们的心中产生了要将派克维尔镇上失业的矿工变为程序员的想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