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专访安玉刚:做有意义的事,当有意义的人

专访安玉刚:做有意义的事,当有意义的人

营销时代在变,但不变的是安玉刚对精准营销理念的坚持——“在我看来,没有永远的经验值,只有万能的方法论,精准化营销就是这样的方法论。有的人的营销逻辑是利用手里的钱让足够多的人看到,我是让有可能喜欢的人先看到,让他们更喜欢你,再逐步影响更多的人。这是我的逻辑,也是影行天下一直所信奉的。”

专访安玉刚:做有意义的事,当有意义的人

三次高考,铺开电影之路

其实在升入那所改变他命运的学校——中国传媒大学之前,安玉刚经历了三次高考。

第一次是1999年,当年因为一场大病,安玉刚错过了进入大学的机会,第二年的成绩虽然不错,却跟填报的志愿错开了,最后被调剂到一个偏远城市,但一心想到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安玉刚并不甘心,所以他决定再次复读。

也就是在这一年,安玉刚经历了父亲去世的变故,然而在当时家庭生活已经举步维艰的前提下,母亲和姐姐还是给予了他复读的绝对支持。到了第三年,安玉刚终于如愿被北京的学校录取。

专访安玉刚:做有意义的事,当有意义的人

实际上,报考中国传媒大学(彼时还称北京广播学院),也是安玉刚的一次无心插柳。“广院是第二志愿,就是随便填的,当时我旁边有一个女同学说它挺不错的,我就写上了,后来入学以后才知道这是传媒界很厉害的一个学校。”

目前,头部电影营销公司的老板们大都出身媒体,安玉刚是个例外,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理科男。虽然安玉刚也时常打趣自己是一个学计算机的,但正因为是在传媒大学学计算机,他也有了更多接触到行业的天然机会。

“我们的课程是三分之一的制片,三分之一的经济学,类似市场营销、组织行为学等,另外三分之一才是计算机、管理系统、C语言之类的,理科生是讲逻辑的,不相信感知,这也是营销所需要的,所以我还挺感谢我这个专业的。”

安玉刚与电影的正式结缘是在2004年,那是大四上学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校园论坛上看到了《如果·爱》项目招实习生的帖子,当时颇爱看电影的他便去面试了,幸运的是,他被选中了。这个招人的公司便是彼时覃辉所掌管的星美。

专访安玉刚:做有意义的事,当有意义的人

进入项目后,一开始安玉刚只是做一些基础打杂的工作,像搜集资料、新闻等,到宣传后期,他开始负责陈可辛的日常,陪着跑通告,包括全国路演等等,再到后来,他也开始做起媒介的工作,和各种媒体进行对接。

可以说除了前期的制作环节,《如果·爱》从宣传、发行到上映的所有环节,安玉刚都亲身经历了。也正是因为这个项目,安玉刚找到了一条跟自己骨子里“卖东西”这一喜好相契合的道路,那便是做电影的公关和市场。

“说到底我还是一个理科生,不懂电影,我对电影概念的理解也就是从那时候,准确说是从陈可辛那儿建立起来的。那段时间我一直跟着他去采访什么的,他谈到的关于电影的东西我都有听到和吸收,而营销公关这一块我本身就比较喜欢,经过这个项目我也就摸索出了这样一条门路。”

专访安玉刚:做有意义的事,当有意义的人

▲《如果爱》剧照

《如果·爱》项目结束后,安玉刚也被公司安排专门来负责电影的宣传工作,如此,安玉刚也算是正式踏入了电影行业。后来,安玉刚又接连做了《门》等项目,虽然中间也换过几家公司,但做的依然都是电影营销那些事。

2004年,可以说是安玉刚的又一个人生转折点,也就在这一年,他认识了人生当中的一个关键人物——张文伯。彼时,张文伯也还是成都商报的一个记者。4年后,两人合伙成立了影行天下,而这家公司,日后也成为开始中国电影营销高潮时代的中坚力量。

专访安玉刚:做有意义的事,当有意义的人

十年影行,从幕后兼顾台前

“2008年的时候,你就很明显地感觉到行业对于宣传的需求在上涨,也就在那个时候,我们开始商量说要不要成立一家电影行业的公关公司,所谓的第三方,影行天下也便是这样来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