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曾经名校才子们后来的故事

  我聊过一期投资,

  为啥股市里会有这么多散户

  我在留言里提到了高频交易的时代已经变了。

  也聊过一期往事,

  和电力局里待了十几年的大学室友聊完天再去看“老师好”

  这里面有一个话题,我一直都没展开,这个话题就是名校的价值是如何递减的。

  相对于我的室友,我的人生经历是不一样的。

  我们是大二开始成为室友,我们不是一个学院,距今已经19年了。

  我记得二十年前,我和同班同学还住一起的时候,有个来自北方的室友说,高三毕业的时候,他们班上一排拿着名校的录取通知书的几个人,意气风发的走在校园里。

  这一幕挺电影。

  这位室友还告诉我,他曾经在他们学校的外号是“麒麟儿”。

  我记得上一次听到这个名词,还是在三国演义里,诸葛亮说:“吾放夏侯懋,如放一鸭尔。今得伯约,得一凤也!”

  就是说在他眼里,夏侯懋就是只鸭子,姜维是只凤凰。

  而姜维这孩子,打小就被乡亲们称作麒麟儿。

  这说明他是很为自己的成绩骄傲的,他身边的人也如此。

  我后来寝室里那个外系去电力局的室友,上次聊过,也是他们市的第一名,这句话,我起码听了不下二十遍,所以将近二十年过去了,仍然记忆犹新。

  当事隔多年,他跟我讲电力局里无聊的日子的时候,再一次提到单位里有大量清北浙交复毕业的,甚至不乏硕士,博士。干的呢,是类似拉电闸,看机房之类无聊的事情,一晃很多年,觉得,非常浪费人才。

  这句话,我的体会已经和他不一样了。

  因为我们的人生经历不太一样,起码从校园分手后。

  我讲过我做实习生的经历,那个来自上海贝尔的leader显然有些不耐烦,因为不想去操练这帮研二的学生。

  毕竟,啥都不会,还要教,他烦躁,如今我能理解,虽然当时不理解。

  在他的眼里,这十二个就是垃圾。

  他平日里也这么称呼大家,实习生分三等。

  第一等,叫做不合格,只有一个人,一个来自南大计算机系前五名的学生,曾经被英特尔弄去做了实习生,接了仨月电话,受不了,跳过来的。据说,在读书期间,已经有五十万行的编程经验。但是,做出来的东西,其实也不能用。

  第二等,叫做废物,废物的意思就是非得指一下方向,才能去学,指一下,动一下,并没有自学或者研究能力。

  第三等,叫做垃圾,我刚进去的时候,就处于这一等。垃圾的意思就是指一下方向,也弄不清楚 ,非得手把手教。但实际上,leader忙着呢,哪有功夫理你。

  其实还有第四等,第四等,是懒的搭理,只有一个人。其实这哥们后来混的挺好,因为他爸是电信某分公司的老总。

  实际上,你非要从学历上看,这十二个人,本科时代都出自名校,也就是所谓的第一血统。

  把时光往高中追溯,没有人比那个所谓的麒麟儿或者那个市第一差。

  但是,有什么意义呢?

  就好比在玩超级玛丽,只要你来到第二关,你就得重新开始。你在第一关里的表现,已经是过去。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你到底是不是个人才,其实从敲门砖用完的那一刻起,不重要了,你都得重新证明自己。

  我花了一年的时间,从垃圾,穿越了废物,上升为leader眼里的不合格。

  但所谓的不合格,其实也没啥用处,那就是一个初级的工程师嘛。事实上,硕士刚毕业的时候,年薪不过十万。

  要知道,那时候,本科毕业去电力局,第二年起,年薪就十五万了。

  所以,我并没有觉得当年有那么多所谓的名校毕业生去电力局是一种多么愚蠢的选择,至少在最初的相当多年里看,你都不会得出这种结论。

  比如那个当年最优秀的,十二个人里的明星,南大计算机全系前五,英特尔优选。因为性格的原因,他人到中年,也没有坐上哪怕组长,部门经理的位置。

  如果站在大多数名校毕业生的角度去对比,曾经的电力局虽然几经市场化改组,现在的收入已经明显跟不上市场的增幅了,但是从大面上看,大家都差不多。旱涝保收,让你干到退休,退休后,还有远高于民企的退休金。

  可是民企里呢,年近四十,混不到管理层,也没法去转型做市场的这些技术人员,管你是清北浙交复哪里的,下场都是裁员。

  裁员之后呢,命好的混甲方,命不好的开滴滴也很正常。

  所以,如果从整体的角度去评价很多事情,和你从某些个体去评价,得出的结论是不一样的。

  如果说进入企业是第二关,第二关跑不通关的大有人在。

  名校毕业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脑子活,口才好,可以被拉去做管理,做市场,乃至做老板。

  你要知道学习好,只是一个维度,会考试,只是一种技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