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的电竞人生:青春终将再见人生本应前行

投稿地址:post.uuu9.com

投稿教程:链接

我曾经走过很多路,跨过许多桥,看过许多电影,也写过一些文字……这些年忙忙碌碌又平平庸庸的人生中,错过了许多人,抹去了许多事,遗失了一些美好,错乱了好多记忆,但或许唯一坚持没变的就是每天登陆游久。我的家庭、办公室电脑360浏览器的九宫格首位是u9刀塔2分区,我的华为手机下载着U9的APP,我的斗鱼一直关注着周神、甲鱼,偶尔劳累的时候可以不刷牙不洗脸,但屌报总是要瞅一瞅……

游久.jpg

我想这并不会是我自己的写照,当一个人虽未立业但已成家,曾经的过往和青春终将离自己远去,而剩下的责任和担当却又促使你前行,人生终将如此,但情怀却又至死不渝,感谢游久给了这次机会,让我和那些与我一样的人们能够重温一下过去的人生。

启蒙于校服,发迹于校外网吧,Counter Strike点亮我的电竞梦。

或许于我这样一个岁数的人最初的梦想都是从CS开始。即使如今再听到Follow me,内心依然感动不已。那时打着选课或者练习C语言的幌子去学校机房打个昏天黑地。当年的校服有几个大神,有擅AK者枪枪爆头,更有AWP神人据说是某个战队的狙击手,我和我的小伙伴Stefanie Sun(没错,这货是正儿八百的孙燕姿铁粉)日日磨练夜夜论剑,宛如染上了毒瘾。就在这疯魔状的“双修”中我们熬走了离校的学长,第一次体味到了媳妇熬成婆的滋味,当连续不断占据着校服前两名的时候,我们得到的不是傲娇而是高处不胜寒,那一年小刚还没有创作出《寂寞沙洲冷》,但我们已经体味到了孤冷。

KSHARP.jpg

“我想到处走一走,看看这个大世界”,我们开始在网吧驻扎,整夜的研究Demo,练习跑位,那个时候Jonnhy.R在dust2的冲锋狙如行云流水,Ksharp在核电站的表演才是真正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很多人都觉得Spawn的AWP水平也是登峰造极,但我依旧觉得其在古堡上的M4表演堪称惊艳。一晚上杀掉一千个机器人,去浩方上做雇佣兵,那英唱着白天不懂夜的黑,但我们却是黑夜不懂白天的美。

白天.jpg

回头看看,浑浑噩噩的两年光景花掉了父母许多血汗钱,翘过课挂过科,泡着方便面唱情歌,一支香烟对半抽,隔壁校服开过火。人生的黑白颠倒让我们对对面女生宿舍飘着的五彩缤纷内衣也索然无兴趣。直至在一次校外服务器上碰到了曾经的学长大神,而在与其对狙的过程中Stefanie Sun完胜,自信心的膨胀让我们燃起了做职业选手的黄粱美梦,但这些终将如青春的汗水一样,风干之后留下了一身汗臭味。时至今日我依旧没有保尔柯察金的觉悟,不曾为当初的无知和愚蠢感到悔恨,因为走过的道路已经成为了人生的一部分,刻在脑子中融在记忆里,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那个白衣飘飘的姑娘,曾经追我而来我却弃之而去……

CS.jpg

那年的Dota,那年的网吧五连坐,我的兄弟如今在何方?

中国CS最辉煌的时刻莫过于WNV夺冠,但好像也是自那时起曾经不可一世的电竞游戏开始走向消亡,但我在残存不多的记忆中,MIKK在de_nuke上的1V3绝对是最最经典的人生印象。那年Stefanie Sun谈了一个女友正式挂抢,当时给我的感觉就像《捐款》中的著名台词:咱俩就像两堆干柴火,你说你把你那边燎的挺旺,回身一泡尿,把我的浇灭了。

6.43.jpg

百无聊赖的我在网吧碰上了星星学长,又恰逢因暑假导致WAR3公会解散的哥几个,遂心中一横走上了dota不归路。我的第一个游戏角色是电棍,如今的剃刀。适逢老菜鸟星星只会用巫妖,于是每每团战的时候我电棍清兵,配合老鸟巫妖放大百试不爽。那时的dota还是6.43,冰蛙也没有“犯2”的迹象,没有如今的09电竞,之前的11平台,即使连很多老人视为大神云集的VS也只是暂露头角。你能体会到一个月雷打不动只使用一个英雄的感觉么?没错我能体会。那个时候也曾心有恐惧,在你全神贯注补刀的时候,指不定哪个阴影飞来一个横钩,又或者跳出一个地动山摇的蝎子。之后开始练习出A帐长出怪刺的月骑,再之后就是会blink的女王,虽然每次跳进去的结局都是一声凄绝人寰的惨叫。最终浩方的鱼塘让我们心生厌倦,开始扎堆涌入dota的天堂VS,混迹几个月登入了诞生过许多路人王的一房,自此也开始了自己CW的经历。

屠夫.jpg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