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DOTA回忆录:无知爽入坑 退学悔青春

U9原创征稿:post.uuu9.com

征稿游戏类别:Dota2、自走棋(含手游)、绝地求生、Apex英雄

开学篇

10年9月开学季,重庆北站,一个微微瘦弱的身影,在出站的人潮中略显突兀,因为周围的同学都是家长陪同,三三两两的聊着天,只有他一个人,看起来还很紧张,似乎是第一次出远门。紧握着双肩包的手已经出汗,四下张望,好像在搜寻什么,直到一个迎新队伍的小喇叭中传来“重庆大学的同学这边来”,皱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报起书包,左右穿梭,排队等着上校车。坐上校车,选了个靠窗的位置,手伸进书包摸了摸什么,终于长舒一口气,时不时望着窗外飞过的,偶尔听一下迎新的学姐对学校的介绍。

到了学校,并没有想象中热情的学姐或者学长,应该是长相问题,只能一个人东跑西跑办手续,实在有找不到的地方,左右徘徊想找周围的人打听一下,不过到最后关头还是不敢问,终于下定决心,壮士兮一去不复还的气势找到一个像老师的人:“老师,请问这个地方怎么走”,待老师指完路,红着脸说了声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谢谢,落荒而逃。到了缴费的地方,小心翼翼的从书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在衣服上擦了擦才递给收费的人,似乎再没比这更宝贵的东西了。

9月的重庆还是很热,新生都在操场军训,开始几天还觉得新鲜兴奋,还没坚持一个星期,很多人就受不了了,有被晒伤的、有直接晕倒的,都不知道这军训有什么意义,虽然很多次幻想冲到主席台上和那些乘凉喝茶的领导大打一架,不过最终还是只能默默忍受。值得高兴的就是训练的休息时间,“二连的,来一个,二连的,来一个,呱唧呱唧”,教官见二连的不接招,感觉面子有些挂不住,“既然二连的害羞,那我们给他们来一个,有没有自告奋勇的,自告奋勇的待会站军姿时间减少10分钟”,不知道是为了这10分钟的休息时间还是什么,他鬼使神差的站了起来,被晒黑的脸,没人看出脸红,唱了一首张学友的《情书》,似乎还听得过去,收获了大学期间第一次掌声。后来教官每次遇到这种事就说“XXX,来唱一个”。“想听什么,随便点”,于是便得了个“点歌机”的绰号,这应该是大学期间获得的第一个“荣誉”,也是最后一个。

军训完,没过几天就放国庆了,借着假期熟悉了下周围的环境,然后按部就班的上课。“计算机基础”的课程上,学做PPT,羞涩的问了老师一个问题:“老师,什么是超链接?”“你是怎么考上重庆大学的?”老师反问了一句,就这样,再也没问过所有大学老师任何问题。平平淡淡的大一上学期就过完了,看成绩的时候英语没及格,不过并没有太难过,还自我安慰,我英语差,但是我数学好啊,那个曾经政治考59就哭得稀里哗啦的男孩不知道哪儿去了,也许这就是长大吧。

DOTA篇

大一下学期,借着学习需要的借口,很多同学都买了电脑,我也是其中之一,买了一台台式机。学校不让开网,所以很多同学都玩单机,这时候看到有人在玩DOTA,我高考完和几个同学在网吧玩过两次CS,所以感觉DOTA节奏太慢,补刀什么的没意思,也就没加入DOTA阵营。

开学没多久,可能觉得单机没意思,就开始联机对黑。“太君”(绰号,真名记不清了)应该是当时班上最厉害的人,然后是博哥,他们两个是高中就开始玩DOTA的,基本上就他们两个带上刚刚会玩一点的对黑,如果人不够,就加入几个电脑。

“伟哥你傻啊,先手羊他啊,伟哥视野,伟哥……”,因为伟哥人比较小,脾气也比较好,所以基本都是他辅助。

DOTA回忆录:无知爽入坑 退学悔青春

一天晚上,我睡着被他们吵醒,当时就比较生气“你们他妈能不能小声点啊,每天晚上关灯了才开黑,有病吧”。那个时候晚上要熄灯断电,经常就断了点才一起开黑,买线很长的插线板从阳台上接过来(阳台上有个插孔熄灯后还有电)。被我骂了之后消停了几天,后面又继续了,我也没再骂他们,实在太吵我就躺床上用手机看看小说什么的,毕竟一个寝室一个班的,关系太僵也不好。也不知道是哪天,我在电脑上装了WAR3,他们介绍我玩火枪(你还记得你玩的第一个英雄吗,有些人可能忘了第一次是和谁上的床,也不会忘记第一个玩的英雄是哪个把),就这样每天无聊的时候玩玩单机,有点熟悉了之后就玩斧王双盾断兵,火枪圣剑拆泉水,如果用没打过电脑,就输入whosyourdaddy。这学期,偶尔也翘课,最后期末的时候c语言和大学物理都挂科了,其他科整体也不太好,六七十分。

大二开学,补考没过,所以c语言和大学物理重修,成绩的落差让我渐渐在学习上自闭,上课就趴着睡觉,而且挂科的同学不能开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