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少儿编程就是培养小程序员?业界告诉你并非如此

少儿编程是什么?”

“小孩子也要学编程?”

“这么复杂小朋友学的会吗?”

对于很多人来说,提起“少儿编程”这个词,难免会有一些成见。但这是外界对编程的固有印象导致的,甚至有些程序员都不知道,编程早已不是黑乎乎的屏幕上敲着一串串复杂的代码了。

降低学习门槛,更多孩子认识新科学

尤其是近年来,以scratch 为代表的图形化编程开始大行其道。通过使用 scratch,孩子们可以很方便地创作出动画、艺术、故事、游戏作品,这种以拖动积木块来编程的方式使编程的门槛大大降低了。

如今社会上的大多数少儿编程类培训机构都会按孩子的接受程度来给课程分级。以傲梦青少儿编程为例,目前傲梦的直播课能实现视频、语音、涂鸦的互动,外加共享代码的工具,老师可以根据学生表情、声音、涂鸦的笔记、写的程序代码等等,了解孩子是否知道老师强调的知识点、是否按照老师要求在编写代码等。而录播的Scratch课程也将于1月底正式上线,届时课程体系将更加多元化。

那么这些小孩子在编程课上学什么?

其实少儿编程远非大家认为的“培养程序猿”,它是一种帮助孩子整体性提升逻辑思

维,启迪创新意识的综合训练课程。在学习过程中,常常会涉及坐标系、数的比较、角

度、几何图形等基础数学知识,能够帮助孩子从编程的角度去理解数学,运用数学。而且

编程语言由一个个英语单词组成,学习编程本身即是在对英语进行强化记忆和运用。

通过学习,孩子的综合性学科素养将有一个系统性的提升。

比如在傲梦的学员正式上课前,培训机构会对其认知心理发育水平进行测评,并根据测评结果进行个性化的课程设置。一般来说,4-6岁主要会学习一些逻辑数学思维等;7-18岁的孩子主要接受编程思维的教育,包括游戏开发、C语言、爬虫等。分级化教学加上一对一定制式课程设计,能让教学方案更有针对性。

“兴趣”变“刚需”,不再是小众技能

现在,世界正掀起一阵席卷全球的“编程风”,包括欧美的16个国家、亚洲的韩国、以色列,甚至中国台湾,都已将编程纳入中小学课程。在我国,编程课程虽尚未完全普及,但青少儿编程正在全国范围内从“非刚需”向“刚需”转变。

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说:“15年内,我们将像教授阅读和写作一样,同样重视教授编程……并会在那时懊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开始。”还好,现在编程教育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现在也有更多更优秀的孩子加入了编程,成为未来国家人工智能发展的生力军。

2017年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教育改革政策,都在指向强化STEAM教育。尤其是最近,Python 刚确定进入浙江省信息技术高考,从2018年起浙江省信息技术教材编程语言将会从 VB 更换为Python。

不仅浙江新高考改革将信息技术加入高考选考科目,在2017 年 1 月,《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提出将对小学科学课程标准进行修订完善; 8月,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要“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

越来越多的家长也开始注重从小培养孩子的编程能力,为未来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一系列教育改革都是为了让孩子们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培养编程思维。其中有兴趣者当然可以更深入地学习下去,而尝试后没兴趣的也能锻炼逻辑思维,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加强创新与创造能力。

社会培训机构纷纷行动,填补教学空缺

毫无疑问,中国的少儿编程师资是很欠缺的,尽管政策大力推行,但大多数学校还是只能组织偶尔几次的“兴趣课”,究其原因,主要是体制内学校很少配备长期任职的少儿编程老师。

原本在中国社会的人才市场,程序员职位就有500万人的缺口,再加上这一职位薪资较高,通常掌握编程技术的人都会首选去高新技术企业任职编程工作。所以编程老师的职位缺口有多大?大概能胜过大家一直在讨论的儿科医生和幼教吧!

因此社会上的很多培训机构就如火如荼地行动起来了,并在近几年深得资本青睐。作为国内青少儿编程教育的先行者,傲梦编程素质教育已于2017年获得数千万元A轮融资,由青松基金领投,东方富海、原子创投、知名投资人王刚跟投。

傲梦创始人袁哲栋说:“考虑到一对一的服务质量更好、能实现个性化教学,且线上的场景更适合编程教学,还能实时记录孩子的学习进展,傲梦遂逐渐舍弃线下业务,重点发力线上。”

截止目前,傲梦的VIP学员累计达到数千名,复购率达90%,单月已实现数百万元的营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