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奔驰哲学缔造“C语言”

  【车讯网 】什么是奔驰的设计哲学?早在70年代,时任设计总监的布鲁诺·萨库(BrunoSacco)就已dquo;AMercedes-BenzmustalwayslooklikeaMercedes-Benz.”——这相当于奔驰设计的总要求,落实到具体理论,便是著dquo;纵向亲缘性”和“横向共同性”。C级车的出现,完美诠释并践行了这一哲学,成为梅赛德斯-奔驰最为独特的“C语言”。

  崭露头角——W201(1982-1993年)

  虽然第一代C级(当时还没有“C级”之dquo;纵向”问题,因为它是族谱上最顶端的一支,所以在它的身上看到更多是“横向共同性”的影子。

  在当时,刚刚发布不久的W126代S级毫无疑问是奔驰家族的旗舰产品,如何与它保持“共同性”是最关键的问题。所以在代号为W201的C级车上非常容易找寻到家族的细节——锯齿状长方形尾灯、百叶窗式进气格栅、方形大灯、大灯旋钮……都可以在这一代C级车上找到S级的影子。当然,C级的出现是为了吸引更多年轻客户,所以车身dquo;钻石切面”;行李厢更宽厚,且相对短小,视觉上产生一种前冲的劲头;比例更协调,车身尺寸也比S级小了一大圈,所以这代C级又被昵称为“BabyBenz”。

  为了凸显C级车的运动性,自1984年开始,奔驰便将该车型投入纽博格林房车赛。1988年,奔驰又携第一代C级车重返DTM房车大师赛,从此C级与DTM结缘,并成为奔驰征战DTM的主力战车,除了其间几年被CLK级短暂取代外,DTM至今都是C级的舞台。

  撑起新格局——W202(1993-2000年)

  第一代C级车的生产持续了13年,是历代C级车生命周期中最长的一代。当第二代C级车来临的时候,继承了前辈诸多特性与基因,这就是所谓的“纵向亲缘性”——与前代车型保持连贯性。

  连贯性的核心在于车身比例,所以代号为W202的第二代C级车保持了与前代车型相似的车身比例,只在尺寸上略有微调。随着时代的发展,它还融入了一些新特征:线条更趋柔和,车身也更显圆润;保险杠、后视镜都与车身同色(后期车身防刮条也同色化),相比前代,新车的整体性和现代感都得到了加强。第二代C级车与家族其他车系的“共同性”则可以透过前后大灯的变化来验证:前大灯与进气格栅不再是无缝连接,虽然保持了方形轮廓,但拐角处均磨圆,灯罩整体也向车身小角度倾斜,与车身融合度更高;尾灯保留了锯齿状细节,但已dash;—这时,W202才被正式命dquo;C级”,自此奔驰著用车市场的新格局,至今未变。

  融合的设计哲学——W203(2000-2007年)

奔驰哲学缔造“C语言”

  1995年,奔驰用E级(W210)的“四眼大灯”重新看了一下世界,也给即将迈入新世纪的产品dquo;四眼”相比,要保守得多——而紧随其后的第三代C级车在换代时明显少了些禁忌,以彼得·普菲福尔(PeterPfeiffer)为首的新设计团队,给出了“花生形”大灯的方案,与E级似而不同,妙不可言;车外后视镜上也与时俱进地加入了转向示宽灯;中控台植入了液晶显示屏……这些特征都可以归结于“共同性”,那么尾灯的彻底三角化就很难归结为是“共同性”还是“亲缘性”了:上一代C级尾灯已

  纵观前三代C级设计,整体车身比例虽然相似,但还是可以看出明显的变化趋势:平面正逐渐饱满化,线条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这些趋势都在第四代C级上被集中放大。

  特立独行——W204(2007-2014年)

奔驰哲学缔造“C语言”

  2007年,代号为W204的第四代C级车曾第一时间同步引入国内,随后在北京奔驰投产,所以它是我们最熟悉的一代C级车。作为四代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代,它在设计上远不如前三代那般与同时代S级相似。

  百叶窗式进气格栅与立标组合,这一奔驰轿车的dquo;点睛”外观设计。

  那C级还是C级吗?只要比例和车身尺寸不出圈,“亲缘性”便有所保证。而“共同性”则透过细节来支撑:进气格栅、转向灯、中控台按键布局、旋钮,都在时刻昭示C级车的奔驰血统。

  迈向设计新纪元——W/V205(2014至今)

奔驰哲学缔造“C语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