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科学网在宇宙中不易被风吹散

https://img.chuansongme.com/mmbiz/JcQsXQ30geneFJqnnIyEXMLEtcJ3fmuWX2g0LgPG0IOS7zrCJzJj6kCSOLFNjOAbweic3ZOGzfr17ibbvwAA0DvQ/640?wx_fmt=jpeg




系庆


2018年9月中旬,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建系60周年系庆,也是老顾这一届入学29周年纪念。老顾从纽约飞回北京参加庆祝活动,见到了班主任黄连生老师和几位同班同学,有些同学已经数十载未见,当年的青葱少年都已步入不惑,令人感慨万千。黄老师依然身体健硕,神采奕奕,和大家抚今追昔,唏嘘不已。同学们天各一方,在不同的领域各有建树。由于所处的社会环境不同,人生阅历迥异,对于很多问题都有各自的理解和看法。大家旁征博引,唇枪舌剑,最终激烈的思想交锋为浓厚的同窗情谊所化解。在过去的30年间,计算机技术彻底革命了整个人类社会,中国也经济腾飞,一日千里。同学们无论在海内外,都顺应了时代的发展,在事业上不同程度地实现了当年的抱负。老顾年轻的时代,社会还没有开始商业化,价值观念多元。先知先觉者如蒋步星同学,身为中国第一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金牌得主,却放弃学术坦途,矢志创业,在电子报表领域驱逐了国际公司,独步天下。斯坦福毕业的李晨同学却为了学术梦想,放弃了和师弟创建谷歌的机会,最终在数据库领域成为国际知名学者。活动中也见到了当年白衣胜雪的女生们,风华永驻,人生精彩。

 

在校园中怀旧漫步时遇到了理论组的戴一奇老师。当年理论班曾经学过两次抽象代数,一次在数学系,一次在计算机系。戴一奇老师讲解计算机科学中的代数结构,启发了老顾在抽象代数方面的蒙昧。当年戴老师潇洒倜傥,玉树临风,把抽象代数讲得非常令人神往。记得戴老师曾经提到过诺德定理(Noether's law):物理中的每一种对称都对应着一个守恒律,而对称的精确描述就是群论。这种哲学层面的数学定理对于开启年轻人的心智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与此类似的思想原则其实非常罕见,恰如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将物理几何化,人类逐渐建立了如此的信念:每一个深刻的物理定律后面都有一个精巧的几何结构。近些年来炙手可热的拓扑绝缘体的发现和发展,就是这一思想原则的再度实现。这次见面,戴老师鹤发童颜,精神矍铄,语言依然犀利诙谐,爽朗而豁达。

 

本想为老师们送上自己写的书,在海淀图书大厦中翻遍了数学书籍,也没有找到。老顾联系了高等教育出版社的编辑才知道所有库存都已售光。海淀图书城的数学专卖店“九章书店”早已被商业大潮淘汰,图书大厦的数学书籍柜台也在日渐缩小。丘成桐先生和老顾合著的英文版《Computational Conformal Geometry》实际上是一本非常专业的书籍,涉及很多拓扑和几何领域的现代理论,同时也涉及有限元和几何编程,阅读起来相对困难。很多学界朋友向老顾抱怨过这本书过于难读。为此,老顾和朋友们正在撰写一本中文版的《计算共形几何》,希望更加直观易懂。如此佶屈聱牙的英文数学书居然能够脱销,这令老顾倍感欣慰。最后,老顾挑选了一本丘成桐先生的演讲集,其中有关于老顾工作的近期总结,做为向班主任黄老师的汇报。



《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


恰逢书店促销冯唐的新作《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老顾顺手购买了一本。老顾的同学们和冯唐差不多同龄,拜时代和时局所赐,大多都已经生活优渥,步入中年之后开始再度思考生命的终极意义。从书中可以看出,冯唐追求文章中那道看不见的“金线”,将推动现代汉语的演进作为生命的终极目的。他独创的“春水初生,春林渐盛,春风十里”早已脍炙人口,在这本书里他又创造出新的词汇,用以描绘北京的金秋:“秋光脆亮,秋云不动”。他提出如何才能让一个人的灵魂在宇宙间不易被风吹散,的确发人深省。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无数文人骚客耗费了毕生心血来追求千古名句。而中文诗词的独特美学价值很大程度上在于内在的对称性,有字形词意表面的对称,也有神韵意境内在的对称。例如形容顿悟的情景“山高月小,水落石出”,上下两句对称,每句之内也对称。对称的现代描述自然是群论,这句话对称中有对称,等价于其对称群中有子群。如此看来,诗词对称群的结构复杂性和其美学价值呈正相关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